Jewish Music: Artistic Treasure of Thousand Years Ethnic Soul

犹太音乐:千年民族魂的艺术瑰宝

教育

一提及犹太民族,我们便自然而然地想起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思想家马克思、诗人海涅等众多伟人巨匠,想起西方文明源头之一的基督教,想起这个民族在若干世纪里崎岖坎坷的命运。我们不禁疑惑:这个饱受2000多年亡国之苦,长期分散寄居他国的民族,还存在着民族特征鲜明的原创音乐吗?#犹太音乐的历史

犹太音乐的源头:宗教圣歌

就像中国的《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的源头一样,宗教圣歌也是犹太音乐的源头。#以色列音乐行者

对犹太教徒而言,音乐是上帝喜爱的、神性流溢的一种神秘方式,音乐的教诲作用能帮助犹太民众更好地理解犹太教义,从而找到一条与上帝沟通的捷径。因此,《旧约》中的诗歌有自己独特的诗律和节奏,其中的《诗篇》、《雅歌》本身就是音乐化了的文学文本。

Jewish Music: Artistic Treasure of Thousand Years Ethnic Soul
在《圣经》里咏诵的宗教圣歌,在今天的犹太教堂里仍然能够听到。

《诗篇》中的诗文在古人吟咏时有乐器伴奏并有某些特定曲调格式,在《诗篇》每篇的开头,常常有“大卫的诗”、“所罗门的诗”、“亚萨的诗”、“用丝弦的乐器”、“用吹奏的乐器”、“用迦特的乐器”等特别说明,每隔一定段落,还有“细拉”(selah)的字样加以提示,表示此处唱歌的声音暂时停歇、休止,而伴奏曲可继续进行。《雅歌》是由民间口头流传了很久的情歌汇集而成,采用的是东方许多民族民间情歌男女对唱的方式,可以是没有乐器伴奏的山歌对唱,也可以是自娱自乐、独自弹奏的男女二重唱,还有结婚等喜庆场合有乐队伴奏的情歌表演唱、合唱等等。

Jewish Music: Artistic Treasure of Thousand Years Ethnic Soul
用眼神互诉着爱意的男女。

正如马科斯·布洛德在《以色列音乐》一书中写到:“应该说,宗教圣歌不仅仅是犹太民歌的宝藏,更是当今犹太音乐的复兴和拓展的‘源头’,没有宗教圣歌,就无从设想和展望当代的犹太音乐”。

心连心的犹太民歌

宗教圣歌作为犹太民族的原生态音乐,它更多存在于在犹太人亡国散居之前。而在犹太人遭受灭顶之灾之后,犹太民歌是犹太音乐的主要存在形式。依然支撑其繁衍和流传的,是犹太人共同的民族感情和共同的犹太精神。

Jewish Music: Artistic Treasure of Thousand Years Ethnic Soul
由Joan Baez演唱的经典犹太民谣《Donna,Dona》,是一首深受犹太民族喜爱的歌曲,在犹太人群中流传甚广。

亡国的犹太人流浪到了欧洲,主要定居在东欧和西欧。散居在意大利、布拉格、俄国、德国等地的犹太音乐家为了保护犹太音乐遗产,整理出一批又一批音乐作品、音乐理论及史料专著,又成立了专门的民间音乐社团,还开展了各种弘扬犹太古代音乐的活动。

而东欧各地的犹太音乐家所创造的许多歌曲,虽运用的是外国音乐素材,但又融入了特定的犹太音乐元素,如“晃动的增二度”音程、四音音列等,使之呈现出鲜明的犹太音乐特征。一些天才的犹太音乐家在演唱这些民歌时还会注入“犹太情绪”,让人不由得沉浸在犹太音乐忧郁、简约、伤感、浪漫而又细腻的美妙氛围当中。#犹太小提琴大师

Jewish Music: Artistic Treasure of Thousand Years Ethnic Soul
意第绪语童谣《小提琴手》。东欧的犹太人在17世纪与德国犹太人混合,并产生新的共同语言意第绪语,其宗教歌曲也受德国音乐的影响,歌唱发声上喜好用柔和的鼻音,还留有犹太的古老传统。

相得益彰的乐器

Jewish Music: Artistic Treasure of Thousand Years Ethnic Soul

犹太人最喜欢用的乐器是小铃鼓,此外常用的乐器有竖琴、七弦琴、箫、长笛、铙钹、号角、号筒等。丝弦的乐器适合于表现缠绵、忧郁、悲伤、哀怨等细腻优美的情感,而吹奏的乐器适合于表现高亢、欢庆、凄厉、愤激、冲突等强烈奔放的情感。唯有合适的乐器奏出的音色,才能将歌曲的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

正是有了这群居散而神未散的犹太人,渗透着民族精神的音乐文化及源远流长的传统才能绵延不断。犹太民族的宗教圣歌、民歌,如同他们的民族宗教——犹太教一样,蕴含着一种不会泯灭的人文精神,表现出一种深邃的民族凝聚力。他们用强而有力的行动告诉世人:特征鲜明的犹太音乐从未磨灭,并将走向光明的未来。

参考资料:《犹太音乐的发展历史及其特性》

Tagged
Karen Yu
喜欢新鲜事物,研究神秘学多年,对以色列的文化十分热爱,坚信万物有灵且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