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语

犹太民族语言——希伯来语的复活奇迹

Uncategorized

 

希伯来语,如同犹太民族自身的命运一样,是世界上最受劫难,然而也是生存能力最顽强的语言。它在文明社会巨变的冰川下几近死亡地被深埋冷冻了整整20个世纪之后,居然复活了。将一种沉寂了约2千年之久的语言重新引入千家万户,这在人类语言历史上无疑是个空前绝后的奇迹。

希伯来语,属中东闪族语的一个分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语言之一。早在公元前1200年,它就成为以色列人独特的民族语言了。它由22个字母组成,全是辅音字母,没有元音字母;而且,像古汉语一样,从右向左书写,这与西方文字大相径庭。

希伯来语

在犹太民族史上,大量的著作、文献是用这种语言文字记述的,包括现存的《圣经》、死海古卷以及犹太法典等等。#最具影响力的犹太作品

希伯来语
【用希伯来语书写的古籍】

 

 

希伯来语的口语形式消失

公元70年,罗马人攻陷并摧毁了以色列的圣都耶路撒冷,犹太人被逐出家园,流落到世界各地。身处异域他邦的犹太人,在漫长岁月的潜移默化之下,渐渐习惯了当地的语言。在日常生活中,希伯来语的口语地位逐步丧失了,导致公元200年左右的最终自然消亡。

虽说不再作为口语,但流散于海角天涯的犹太人,在平日的祈祷仪式中、阅读《圣经》或研究宗教文献时,仍使用希伯来语。在犹太社团的活动中,希伯来语作为书面文字依然流通于私人或社交通讯、商业信函、法律文件以及科技、哲学、宗教等著作当中。这对日后希伯来语的复活之路至关重要。

希伯来语
【用希伯来语书写的《圣经》】

坎坷曲折的复活之路

19世纪后半叶,有一个犹太人决心以口笔语一体化的方式复活希伯来语。他就是立陶宛犹太青年埃里泽·本·耶胡达(本·耶胡达在希伯来语中的含义就是“犹太人之子”)。1879年,耶胡达在维也纳的希伯来语杂志《黎明》上发表论文《事关大局的问题》,认为在现代世俗世界同化的压力下,犹太民族作为一个民族的生存问题面临极大的挑战。而共同的语言和共同的家园,是犹太民族存在的必要条件。为了保证民族延续和民族复兴,犹太人必须重说希伯来语。

希伯来语
【希伯来语之父 —— 埃利泽·本·耶胡达】

 

耶胡达决心在与其他犹太人交往时只说希伯来语。他的第一个孩子成了近2000年来第一个把希伯来语当作母语来说的孩子。1884年,他开始编辑一份周报,进一步宣传他的思想;同时,为了证明古语能够新生,供现代社会使用,他着手编纂一部字典,并积极扩展词汇量。1890年12月,他组建了一个希伯来语委员会(即今希伯来语研究院)以发展这项事业。

后来,耶胡达找到了一些愿意实践他语言思想的志同道合之士。他不仅要求他们积极使用希伯来语,还坚持要这批拓荒者的子女把它当做母语来学。不错,当时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学校都讲授希伯来语,但是仅作为一种了解宗教和经书的古语来讲授。所以,耶胡达的要求对于祖居圣地的犹太人和定居多年的拓荒者来说,影响甚微。不过,年轻的移民们急于开创一种崭新的生活,许多人乐于让孩子去学这种未曾实践过的语言。

在这个萌芽的教育体系中,建立希伯来语的尝试所遇到的困难不难想像,正如当时的老师所言:“气氛浓重压抑。难以想像和描述第一颗种子是怎么种下去的。我们像哑巴,结结巴巴的,要手和眼来帮忙。”

 

全面复活

经过艰苦的摸索,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巴勒斯坦地区全部使用希伯来语的幼儿园、中小学和专业学校已达64所。

也因此,入学的儿童终于成为希伯来语事业的拥护和捍卫者。1902年的报纸登载过这么一篇报道,描述儿童们如何热爱自己的语言:有人从一个小女孩手中抢走她的布娃娃,才上学一个月的女孩抓住那人的衣袖,用希伯来语不停地叫道:“还给我!还给我!”对方无动于衷,问道:“给你什么?”她哭闹着,但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字眼。突然她朝那个铁石心肠的人喊了出来:“还给我……那个布男孩!”他说:“我听不懂,你改用意第绪语说,我给你一个金币。”他拿出个亮锃锃的金币晃了晃,递给女孩。但她拒绝接受,继续说“布男孩”,就是不肯吐露一句非希伯来语。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德国的犹太人慈善机构出资在海法市筹建一所技术学院 (即后来的海法理工大学)。规划者认为,由于德语是国际公认的语言,新学院中讲课要用德语。消息披露后,巴勒斯坦地区犹太人举行了一系列的示威、罢工、罢课和抗议集会,开学典礼被迫推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技术学院终于确定以希伯来语为唯一授课语言。

 

希伯来语
【衣服的缎带上刺绣着希伯来语】

 

但更有意义的是,农业定居村和特拉维夫75%的儿童及33%的成人都在讲希伯来语。这意味着希伯来语的延续得到了根本保证。据1916 – 1917年间统计,巴勒斯坦8.5万犹太人当中,已有3.4万人,即总人口的40%,都是以希伯来语作为第一语言或日常交际语言。

 

确立希伯来语的正统地位

1923年9月29日,英国托管当局正式宣布将希伯来语、阿拉伯语和英语三者并列为该地区的官方语言。

尽管希伯来语直至1948年5月以色列独立前后还经受了多次挑战,但它的复活已成定局。如今,希伯来语被重新确立为以色列的国语,500万人使用。新移民进入该国,都必须学习希伯来语。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到古以色列大卫王的年代,现代的以色列人依靠希伯来语,依然基本可以听得懂两千多年前人们的对话,了解他们的文化,这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啊!

 

 

 

 

 

Tagged
Karen Yu
喜欢新鲜事物,研究神秘学多年,对以色列的文化十分热爱,坚信万物有灵且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