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gaga

以色列的“Gaga先生”——Ohad Naharin

时尚

在2016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的影片中,讲述现代舞名家欧汉·纳哈林(Ohad Naharin)故事的《Mr. Gaga》(《Gaga先生》)或许是其中最具诗意的一部。大量现代舞演出的场景成为影片的亮点——舞者的肢体如同舞蹈画作中的线条、笔触与色彩,从人出发,以舞终结。#明星都喜欢的以色列婚纱品牌

以色列gaga
由Tomer Heymann导演的《Mr. Gaga》,全长100分钟。影片以纳哈林先生和巴切瓦舞蹈团历年来的舞台演出和幕后排练片段为素材,再现了纳哈林先生的传奇一生
以色列gaga
欧汉·纳哈林(Ohad Naharin)的肖像

22岁才开始正式训练的舞蹈天才

1952年,Ohad Naharin(欧汉·纳哈林)出生于以色列,童年时期成长于“基布兹”(kibbutz),即以色列的一种类似于人民公社的集体农场,有很多家庭共同生活、工作。透过家庭录像,可以看见一个好动而天赋异禀的小少年,起舞是他的天性。成年后的纳哈林曾表示,基布兹是他的天堂,只是五岁半就随着父母搬离了农场。#为中国捐助的以色列球星

以色列gaga
身着红袍的纳哈林(右)在表演现场。纳哈林对于舞者的定义突破了众人的刻板印象,舞者不仅仅跳舞,还会在表演时演奏、歌唱,或是吟唱一些无歌词的旋律

22岁从部队文工团退伍后,纳哈林才听从了母亲的鼓励,选择在巴切瓦舞蹈团正式接受舞蹈训练。这对于讲究童子功的舞蹈行业而言,实在是“太晚了”,但天资卓越的纳哈林注定会大放光彩。很快,他受到了“现代舞之母”玛莎·葛兰姆(Martha Graham)等人的赏识,远赴纽约进入葛兰姆舞校、美国芭蕾舞学校(School of American Ballet)和茱莉亚艺术学院等学习,对现代舞艺术的自由、开放、本真与纯粹的理念也有了更深的理解。1990年,他开始担任以色列Bat Sheva Dance Company(巴切瓦舞蹈团)的艺术总监,领导其一步步跻身世界顶尖舞团。因此,欧汉·纳哈林曾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为“全球最重要的舞蹈编导之一”。#值得关注的以色列明星

以色列gaga
一动不动然后突然“皱起”身体,是纳哈林作品中的常见动作,也是他对于自己上世纪70年代,在赎罪日战争(又称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任文艺兵慰问前线经历的一种表达
以色列gaga
由纳哈林编创的双人舞《Passomezzo》着重表现伴侣间的羁绊,他与梶原真理的表演已成为经典

 

没有镜子的练舞室

你能想象没有镜子的练舞室吗?纳哈林在巴切瓦舞蹈团的排练厅就没有镜子,因为他不想让舞者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表现而分心,或是过度地批评自己的动作。那在这样的练舞室里,要怎样看见自己跳舞的样子?

“运用你的想象力,让身体带着你,不要去想怎样跳这个动作……”纳哈林说,“从前跳舞总是站在镜子前,看如何才能在观众前呈现最好看的样子,当眼前没了镜子,才发现我与身体的距离更靠近了。”有的时候镜子反而形成了限制,他主张每个人都有原始的动物本能,只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都慢慢的遺忘了这样的行动本能,他希望舞者能在不对镜的练习方式下,重新体会自己的身体和律动间的关系。相较于呈现身体的美感线条,更加关注于强调舞者的观想和心智厚度。

 

尽情舒展肢体的“Gaga”

欧汉·纳哈林还有个别称——“Gaga先生”,缘于其自创的一套旨在启动身体本能运动的肢体语言“Gaga”。Gaga着重于探索感官与动作的关联,让其作品充满惊人的能量及独特张力。大量的奔跑、移动、集体性的爆发性动作,操纵着空间元素和观众感官,在重复的韵律中酝酿着爆发的瞬间。

如今,Gaga已成为巴切瓦舞蹈团的日常训练项目,在世界各地也已经有舞者自发传授这种舞蹈。人们都很好奇,Gaga训练技巧会是种什么样的方式?于是纳哈林邀请大家跟他一起想象坐在公车上颠簸的感觉,所有的人就这样跟着他摆动肩膀、摇晃身体,一群人自然而然产生了律动。听起来还是很抽象对吗?不过,这就是他的方式,他说:“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自行律动,但如何律动(how we do it)以及为何律动(why we do it),就是造成差异的关键。”在这样的练习中,舞者找寻的是自己与自己身体的关系,而不是与他人比较的竞争结果,回归自身的探求,更注意细节和微小动作里的情感,舞者因此会变得更为敏锐,诠释也更为精细。

以色列gaga
Gaga舞蹈课程的训练现场

事实上,Gaga适用于任何人,没有年龄的限制,专业与经验的要求。一般民众不需要把腿抬得像舞者那么高、跳得那么高,也不需要舞出干净的线条,但是大家都会有些不良的活动习慣,无法因活动而快活,缺乏有效活动的技巧,身体无法灵活流动……除了体验更好的活动状态外,gaga可以帮助我们自由地展示心灵的流动,启动对身体的觉知寻找到个体表达的途径……从而让生命更自由、更放松、更真实。

 

欧汉·纳哈林曾说过:“我每天都跳舞,也希望人人都能如此”。起舞吧,不受肢体约束,尽显万物灵光。

参考文章:《断片|“Gaga”舞蹈哲学:肢体展现万物灵光,人人皆可舞》

笔者:WennyWen

 

Tagged
Karen Yu
喜欢新鲜事物,研究神秘学多年,对以色列的文化十分热爱,坚信万物有灵且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