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传统刺绣

在传统刺绣中找回自我价值——以色列公益组织Sidreh

教育

自妇女解放运动以来,追求男女平等、解放妇女权利一直是社会的重要议题。在以色列

的南部小城拉基亚里,有一个名为Sidreh的公益组织,一直都在为贝都因妇女争取她们应有的权利,帮助她们在新时代中找回自我价值。

 

“没用的”的贝都因女人

在以色列南边的内盖夫沙漠,生活着世界上最后一支沙漠游牧民族——贝都因人,他们是以色列的原著民。如今,大大小小的贝都因小镇遍布内盖夫沙漠,游客也时常能遇见贝都因人。但是,大部分贝都因人对生活的价值观与犹太人有很大的差异,例如贝都因人是奉行一夫多妻制的,一个男子最多可娶4个妻子。

以色列传统刺绣
骆驼对贝都因人至为重要,故贝都因人又喜欢自称驼民。“没有骆驼,就不能设想沙漠可以居住的地方

19、20世纪前贝都因人仍维持半游牧的生活方式。1982年起,以色列政府倡导贝都因人放弃游牧生活,进城定居,因此越来越多的贝都因男人选择进城工作。但在这一过程中,贝都因女人就成了最迷失的一群人。在一夫多妻制以及传统观念的影响下,贝都因男人在部落里有绝对的权威。在传统的游牧生活里,女人的职责是去井边取水,照顾羊群、帐篷和做一切家务。但现在不再游牧、不再住帐篷、家家有了自来水,看似更幸福的“现代”生活,贝都因女人却无从适应。在顽固而传统的部落观念里,绝大部分女人是不可以出去工作的。即便被允许工作,她们往往没有受过教育,也很难找到工作。于是在时代的更迭下,贝都因女人成了“没用的人”。#以色列街头爱心冰箱

 

Sidreh:沙漠中顽强的贝都因女人

1991年,在以色列南部小城拉基亚(Lakiya)里,四位女性创立了公益组织 “Sidreh”,希望能帮助这些在现代城市生活中迷茫、绝望的贝都因女人找到新的自我价值。“Sidreh”是内盖夫沙漠中生命力极其顽强的一种树木,在《古兰经》中被用作女性生存和力量的隐喻。她们希望这个名字也能寓意沙漠中顽强的贝都因女人。

以色列传统刺绣
Sidreh组织贝都因女人在家编织地毯等手工艺品。摄影:Aiob Abo Madegam

Sidreh制定了四个主要战略目标:第一,帮助贝都因妇女获取知识,提高她们的教育水平:第二,通过增加收入和最大程度地利用现有资源来提高贝都因妇女的经济复原力:第三,改善贝都因妇女的社会地位,促进性别平等和参与;第四,坚持专业化的态度,促进组织的可持续发展。

#以色列人道主义组织发展历史

 

找回新时代的自我价值

在Sidreh,贝都因女人可以学习部落传统的刺绣和编织工艺,丰富自己的同时也在传承技艺。除了组织培训传统刺绣,贝都因女人还可以收集牧人丢弃的Awasi羊毛或骆驼毛,然后在中心集中清洗后,带回家里搓线、染色、编织成具有强烈民族风情的地毯。当然,Sidreh还帮助销售这些精致美丽的手工艺品。成立于1991年的Lakiya Negev织造计划就是Sidreh的旗舰项目,负责为本地和国际市场生产独特的刺绣编织产品。

以色列传统刺绣
花样复杂,技艺精湛的贝都因刺绣一直都备受本地和国际市场欢迎

同时,贝都因女人能在Sidreh学习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中心还帮助那些想进修的贝都因女人考取高中的文凭。已经有不少有创业精神的贝都因女人突破传统观念,选择自己创业或是寻求高等教育。#疫情期间的以色列人道主义组织

以色列传统刺绣
一名贝都因女售货员在以色列南部城市贝尔谢巴的一家超市中工作。摄影:张瑾

事实上,刺绣、手工编织作品不仅为她们带来了经济上的收入,更重要的是,她们还收获了经济独立的满足感和自信心,这些都是重塑自我价值的力量源泉。在Sidreh,这些想改变自己生活和命运的贝都因女人聚集在一起,彼此支持、鼓励,重新找回新时代的自我价值。

以色列传统刺绣
每一件编织品,都是贝都因妇女的巧手见证

最近,中心还建了一个小型的少儿活动中心,让这些女人工作的时候他们的孩子也得到好的照顾。

相关阅读:疫情期间的希伯来语网络小学

笔者:WennyWen

 

 

Tagged
Karen Yu
喜欢新鲜事物,研究神秘学多年,对以色列的文化十分热爱,坚信万物有灵且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